本地樂壇抄襲最明目張膽例子-吳雨霏《生我的命》

本地樂壇抄襲最明目張膽例子-吳雨霏《生我的命》

kary

文:河馬花Hippo Gloria

本地樂壇沉寂數年,雖然現今尚有起色,但除了方向過於保守,食老本,宣傳手法不當外,抄襲是業界的一個致命的元凶之一,以往有曾有人指控Mr.抄歌,Mark Lui抄歌等等,可能大家已經見怪見不怪了,不過筆者今次提出的是吳雨霏於去年推出的歌曲《生我的命》,明目張膽地把Chris Brown的《Fine China》複製,當作自己的歌曲,就真的忍不住要指出了。

抄襲,在我眼中,不只是法律上的八粒音符相似,抄襲是可以抄編曲,抄旋律,抄概念,抄artwork,抄MV等等,吳雨霏的《生我的命》,抄了美國歌手Chris Brown的《Fine China》,三大元素–抄旋律,抄編曲,抄感覺。

旋律–只多加減幾粒,音韻旋律由開始到結尾九成半是相同的。

編曲–motown soul這類型的歌曲的精髓基本上就是在bassline,《生我的命》模仿著《Fine China》的bassline,只是減了幾粒音,funk味道沒這麼濃,雖然《生我的命》把bassline放後了,但細心還是會聽得出來頂著一同的groove。另外就是鼓聲,兩者都是用鼓機,sample的聲樣都是R&B常用的鼓音,拍子與編排加上鼓音已經是相同情況下,再加上bassline和相同旋律,就有《Fine China》的motown soul的效果,而在hookline採用的弦樂點綴,雖然也是motown soul慣用的編曲,可是《生我的命》簡直是一字不改地複製了,做法音律節奏基本全都是一樣。

抄感覺–這個我認為是主觀的一點,Chris Brown的《Fine China》也是嚴重受八十年代Michael Jackson的影響,可是聽完《Fine China》與《Billie Jean》,同是motown soul的曲風,但是也能輕易分辨出二人的分別,要chill要funk也有無限種chill法funk法,說穿也就是《生我的命》這首歌是否有屬於吳雨霏的東西投入過?我相信每一位歌手和音樂人都有一把屬於自己的聲音,而我在《生我的命》找不到吳雨霏的聲音。

我相信他們在製作時參考了《Fine China》,甚至其他有相似感覺的音樂,但是《生我的命》已經超出了practice的程度。抄感覺也是現今流行歌手缺乏鮮明個性的原因之一,近年流行電子舞曲,就做幾首作主打,流行復古motown soul和disco樂風,個個都一窩峰去做這類大熱類型歌曲,走馬看花,每樣淺嘗過卻失去個人特色。我本來認為吳雨霏是樂壇其中一個中流砥柱,經過這一役,真的有點失望,而作為監製、編曲和作曲的陳考威和Fergus Chow也記在我心中,以後就心中有數。。。。

作曲 :吳雨霏 / 陳考威(SpingWo) / Fergus Chow
作詞 :周耀輝
編曲 :Fergus Chow / 陳考威 (SpingWo)
監製 :陳考威 (SpingWo) / Fergus Chow / 吳雨霏


Writers: Chris Brown, Eric Bellinger, Leon “Roccstar” Youngblood, Sevyn Streeter
Producers: “Roccstar”, G’harah “PK” Degeddingsez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