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看《醉夢英倫》

八十後看《醉夢英倫》

14004_JACKPOT_QUAD_AW.indd

文 河馬花HIPPO GLORIA@歌德古堡

《Soul Boys of the Western World》(醉夢英倫)是英倫新浪漫樂隊Spandau Ballet的紀錄片,之前我已十分喜愛八十年代的音樂,家中亦收藏數張Spandau Ballet的黑膠唱片,所以這部電影是必看的,但看後又發現電影不止是關於樂隊的成名史,而是整個八十年代的文化與音樂的歷史記錄,甚至遠至香港的觀眾及八十九十後都會有共鳴。

新浪漫發源地—Biltz Club

由Gary Kemp、主音Tony Hadley、低音結他手Martin Kemp、色士風手Steve Norman及鼓手John Keeble組成的Spandau Ballet,五人出身的倫敦工人階層家庭。七十年代末期五人經常出沒於由Steve Strange主理的地下夜店Biltz Club,也就是新浪漫運動的發源地。

《To Cut a Long Story Short》—Spandau Ballet首支單曲

Steve Strange管理下的Biltz Club,要一定穿得有性格有創意才能進入,成功聚合了一大班音樂人、時裝設計師、傳媒人,絕對是當時的潮人集中地。Biltz Club孕育了新浪漫,本身是模特兒的Steve Strange對造型化妝的觸覺大大影響了不少新浪漫樂隊,而Biltz Club內的駐場DJ Rusty Egan亦播放不少影響八十年代音樂的歌曲如Roxy Music、David Bowie、Eletric Light Orchestra 、Kraftwerk等等,加上Spandau Ballet創作大腦Gary Kemp自小受美國soul music影響,是Gary Kemp創作的根基。

80s—創意爆發的年代

導演George Hecken成功重現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的Biltz Club,全靠她取得大堆珍貴的footage,讓我這個能通過大銀幕感受到八十年代club scene的繁盛,以及人們的創意。Biltz Club裡每人都悉心打扮,就像當年Spandau Ballet初出道的海盜造型,就是取材於二手店的舊衣再自己修改而成,為求獨一無二,非常有DIY精神。

pirates

Spandau Ballet早期海盜造型(左至右:低音結他手Martin Kemp、主音Tony Hadley、鼓手John Keeble、創作大腦Gary Kemp及色士風手Steve Norman)

十年的黃金歲月

Spandau Ballet與Biltz Club及Steve Strange的關係非常密切,樂隊首次現場就是在Biltz Club裡。後來樂隊成名簽唱片公司,就開始了十年的黃金歲月。由首支單曲《To Cut a Long Story Short》、《Chant No. 1》、《True》、《Gold》、《Only When You Leave》、《Highly Strung》、《Through the Barricade》必定提及,但當中的焦點是五子間的友誼。英國已經紅到發紫,以white soul元素的《True》成功遠征美國,正式邁向國際巨星之路,全都是靠footage讓我看到五子被樂迷包圍激動心情,就如他們所說「從沒想會這樣瘋狂!」。成員結婚、與樂隊Duran Duran(我就是Duranie)上電視台玩估歌仔遊戲、與Paul Young同台參與Live Aid音樂會,可見五人間的友誼之密切,同時也紀綠了八十年代的英國流行音樂。

在Spandau Ballet的故事裡,也加插了不少的世界大事,包括保守黨戴卓爾夫人上台後的人頭稅、福克蘭戰爭、六四事件、與愛爾蘭共和軍的流血衝突等等,《Through the Barricade》一曲就是樂隊對後者事件的反應,可見Spandau Ballet雖然是流行樂隊,但也非常關心社會大事。

《Highly Strung》一曲在香港取景,真是讓人懷念呢。

九十年代是Spandau Ballet的真空期。踏入創作大腦Gary Kemp全力進軍電影界後,五人各散東西,Steve Norman長居西班牙小島Ibiza,Tony Hadley展開單飛生涯,1999年更因版稅分配對薄公堂,友誼破裂。導演都是輕描淡寫略過,再神來一筆一曲《Through the Barricade》藉歌寄意,五人的關係漸漸修補,終於在2009年宣佈重組,再回想Spandau Ballet五人一起經歷過的風雨人生高低潮,都看得令人感動,也令人想起八十年代的光輝。 結尾非常聰明地以Spandau Ballet在2010年Isle of Wight Festival現場表演金曲《Gold》作結尾,成功將樂隊帶回現代,亦見到Spandau Ballet的功架依然十足,主音Tony Hadley唱功更猶勝從前。

parade

Spandau Ballet的artwork也是非常新浪漫(Parade是我聽得最多的Spandau Ballet唱片)

與千禧年後的樂壇最大的分別,八十年代是一個創意爆發的年代,新浪漫運動就是一個最大的証明,新浪漫流行樂隊如Duran Duran、Spandau Ballet、ABC等等都是實力與造型至專輯設計,都是非常出色的。 而《醉夢英倫》成功把這個畫面呈現在大銀幕前,紀錄了八十年代的文化與音樂的歷史,當中五子重修舊好更是感人。

2010年Isle of Wight Festival《Gold》

後記

看完《醉夢英倫》數天後竟然被稱為新浪漫運動的發起人傳來Steve Strange,在埃及去世。與Biltz Club一眾關係密切的樂隊Spandau Ballet、Billy Idol、當年的守門人Boy George,甚至同期出道的新浪漫樂隊Duran Duran、、Ultravox、synthpop組合Pet Shop Boys都表示震驚及遺憾。的確,Visage的Steve Strange的離開是音樂及時裝界一大損失,沒有Biltz Club就沒有新浪漫運動。我在這裡以一曲《Fade to Grey》送行。

《Fade to Grey》—Visage的Steve Strange造型簡直行前了二十年。

醉夢英倫電影網站 http://spandauballetmovie.viipillars.com/ spandau-ballet-the-blitz-club MI0001369783_full Members of Spandau Ballet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八十後看《醉夢英倫》

  1. Pingback: 2015年9月25日—Soul Boys in Hong Kong : Spandau Ballet首個香港演唱會 | Dracula's Castle 歌德古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