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報館—《焦點追擊》

spotlight_xlg

文 歌德古堡

由Tom McCarthy執導的《焦點追擊》(Spotlight),重現當年The Boston Globe旗下”Spotlight”小組超過一年波士頓教區保護性侵的神父的調查過程,劇本由Tom McCarthy及Josh Singer負責,幕前卡士亦非常不俗,包括一眾知名電影演員Michael Keaton、Mark Ruffalo、Rachel McAdams、Stanley Tucci、Liev Schreiber、John Slattery等等。

起初以為《焦點追擊》的重點會在這班神父如何可惡,而波士頓教區又如何去粉飾太平,看過才知道《焦點追擊》是一箭雙鵰。

報館The Boston Globe獲得報業內的Pulitzer Prizes的專題/新聞多達十多篇,特地選材神父性侵小孩案件就是想引起大眾注意,因為國際主流媒體鮮有提及,就算有觸及到篇幅也不多不深入,會提及天主教的權力核心羅馬教庭更是少之有少。事實上神父性侵小孩一直存在,但因教庭有權有勢的地位才令一眾受害人掩口,也令大眾以為神父性侵小孩是個別事件,事實比想像中嚴重得多,証明教廷是有組織有系統地包庇相關神父,數目之多令人側面,更暗示這些神父異常心理狀態及價值觀。從電影能看到,問題非常深層次;受害人一般都是窮家小孩,很多半推半就之下以神之名騙上床,其次因有教廷和主教撐腰,連法庭文件也可被封鎖,令有心人查起上來困難重重,另外,根深柢固的家醜不可外傳觀念,受害人家庭和朋輩壓力也是困難之一。然而《焦點追擊》不是要挑戰宗教,因為宗教是信仰,不是科學,沒有實體的証明,是信念;電影中不見臉的心理治療師,前身是一位神父,他說他沒有再上教會,但沒有背棄信仰,明言宗教與教廷是兩回事。這點是電影另一個反思地方,究竟自己信奉的是教會還是神?教會在宗教扮演的角色是什麼?自稱侍奉神的教會就是不可挑戰的權威?

《焦點追擊》另一個重點就是報業面貌,「Journalism」。2001年互聯網還未眾及化,資訊還靠報章雜誌如,即是現在的「紙媒」,《焦點追擊》就是冷靜手法重現「Journalism」還存在的年代,記者和報館應有的態度和立場,他們是如何發掘到新聞,選材、報導的方向、方式、篇幅大小、事件對社區的重要性,發表的時間性、如何尋找相關資料,做面訪的技巧等等。互聯網的出現,帶起的速食文化和「人人也可是記者」的社交媒體興起,直接衝擊傳統報業,雖然歐美的媒體很快已變通,但這個年頭傳統報館是經營得十分艱難,紙媒不夠網上快,但快速的網媒卻犧生了質量和營養。電影裡所呈現的「Journalism」,連外國媒體也稱已死,更況是急速的香港。

面對著「Journalism」已死和教廷包庇神父性侵小孩案件這個兩個主題,自小信奉天主教的導演Tom McCarthy不是要憑吊它,也不是借電影來贖罪,而運用比現今紙媒更大迴響的媒介—電影引起注意。他冷靜拍攝方式,我認為是甚至接近記錄片的手法,當然《焦點追擊》並不是記錄片,但有類似的感覺和效果,沒有賣弄花巧鏡頭,也沒有賣弄演員的名氣,一眾著名演員的群戲,在他手上控制得非常平均沒有任何一位演員搶戲,不溫不火的演釋,亦沒有刻意英雄化記者及報館的角色,電影集中敍述”Spotlight”小組一行人查案過程;反而對各人自身的壓力,例如Rachel McAdams演的記者Sacha Pfeiffer生於天主教家庭,事件一見報直接衝擊家庭核心,也只略略帶過。在Tom McCarthy帶領下的《焦點追擊》,記者不是英雄,是敬業樂業,將報業的理想形象呈現在大銀幕。

奧斯卡揀選了《焦點追擊》作為最佳電影,我想是回應這個「Journalism」已死的速食時代。

151104_MOV_Spotlight-Still.jpg.CROP.promo-xlarge2

gallery-04

Spotlight-Imag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