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千星輝綁架案》—光怪陸離的舊荷里活

《萬千星輝綁架案》—過譽的舊荷里活

hail_caesar_xlg

文 歌德古堡

近年全球不論是音樂、時裝、電影都揭起一股懷舊文化,高安兄弟(Joel Coen, Ethan Coen)正是受這股懷舊文化啟發拍攝新作《萬千星輝綁架案》(Hail, Caesar!)。《萬千星輝綁架案》不是首部電影涉及懷舊文化,早在2011年活地亞倫的《情迷午夜巴黎》裡探討懷舊文化,而五十年代歌舞片《雨中樂飛揚》亦是諷剌懷舊,究竟舊時代舊東西是否特別好?

高安兄弟認為近年舊荷里活被人過譽,大眾只看到舊荷里活美好的一面,忽略了他醜陋一面。《萬千星輝綁架案》的戲中戲故事,設定在舊荷里活的五十年代,Josh Brolin飾演的製片Eddie Mannix,拍攝史詩式大片《Hail, Caesar!》其間電影主角George Clooney被共產黨綁架,製片設法營救外,還維持影廠的日常運作,另還受到高薪掘角的誘惑。

img2

一般以1927年電影《The Jazz Singer》為分界線,舊荷里活是指二十年代尾有聲電影出現開始,直到六十年代studio system崩潰的時代,舊荷里活近年也被人稱為黃金荷里活年代。在我眼中,舊荷里活的確出產不少出色、橫跨時代的作品,史詩式經典大作《亂世佳人》、《賓虛》、《十誡》,二戰經典《北非碟影》,音樂劇《綠野仙蹤》、《仙樂飄飄處處聞》、《雨中樂飛揚》、《夢斷城西》,驚悚經典《吸血鬼》,《科學怪人》,《後窗》,《迷魂記》,文學經典《咆哮山莊》、《傲慢與偏見》、《小女人》,緊貼時代議題的劇情電影《風雲人物》、《The Grapes of Wrath》、《君子協定》、《大國民》,通俗浪漫喜劇《費城故事》、《金枝玉葉》、《一夜風流》等等,這些電影受人傳頌到今天。

舊荷里活的studio system模式與現今的荷里活相差甚大,舊荷里活就像電影工廠,MGM、Fox、Warner Paramount、RKO幾間大型片廠,流水作業。當年《一夜風流》的成功,成為了通俗浪漫喜劇的籃本,往後荷里活也出產了一大堆類似的作品,其他類型電影也有類似的情況出現。片廠必賺的方式,就是工廠式生產加上一線的男女明星主演。舊荷里活片廠與演員和導演的合約是以年計,不同現今逐部電影簽約,檔期由片廠控制,這樣明星可以一年主演兩至三部電影;另一個特點,就是取景通常在片廠裡,容易控制,主要拍攝工作可在數個月內完成,studio system勝在快捷。在電影明星因被片廠控制言論,所以最有本錢搞事就是編劇,全因好劇本難得。

我上述所列的舊荷里活經典電影,當然都不是一般的流水作業作品。《金枝玉葉》導演William Wyler特地到意大利羅馬取景。《雨中樂飛揚》講述默劇轉型有聲電影的背景,劇本出色,是為Gene Kelly最出色作品。《北非碟影》裡的堪富利保嘉更是角色立體的二戰英雄,有情有義。Orson Welles的《大國民》因題材在片廠備受壓力,差點兒拍不成。

EMGNHailCaesar3

這些事實多多少少都成為了《萬千星輝綁架案》的材料。一向演西部牛仔的Alden Ehrenreich竟然被片廠安排拍攝通俗愛情片,與女星扮情侶做煲水新聞,牛仔轉型不容易,最令人爆笑的是鄉下仔連基本對白還未唸好,導演教他學講英式英語,也夠諷刺,就像默片年代不少演員因唸對白問題未能轉型。George Clooney扮演的明星外型像Kirk Douglas或Charlton Heston,外表很醒目但連自己被綁架也不知也夠蠢了。金髮紅唇Scarlett Johansson當然是影射荷里活blonde bombshell,表面玉女舉止粗豪內裡開放,未婚懷孕,Eddie Mannix竟想出生母收養自己子女這條絕世好橋。除了應附一班奇形怪狀的明星,還要處理傳媒關係,Tilda Swinton扮演的孖生姊妹也夠令人迷失。Channing Tatum扮演Gene Kelly似模似樣,跳舞型男原來是俄羅斯的特務,殺死人的外型但連錢都跌落海,已不是一個蠢能形容了。Eddie Mannix說好聽點是製作人,事實上每日面對各種光陸離的事,與電影藝術沒有甚大關係。

img5

Channing Tatum扮Gene Kelly又扮得似模似樣

 

我認同舊荷里活的確被人過譽,荷里活不代表整個電影工業。在戰後,截然不同的歐洲電影及日本電影絕對是與荷里活平起平坐,當年有不少導演亦因荷里活的保守,創作自由受限制而走到歐洲發展。出身於美國的史丹利寇比力克在荷里活尋找資金處處碰壁,在1960年拍攝由Kirk Douglas投資及主演的《Spartacus》時已感到舊荷里活片廠的限制,直接引發他把發展重心搬往英國。法國導演Jean Renior和德國導演Fritz Lang在戰時跑到美國發展,前者在戰後回到法國,後者感到自由度受制,加上健康不佳,索性退休。

歐洲和日本電影工業的截然不同在於製片模式和美學,由導演主導電影創作部份,製片人的角色變成協助導演處理創作以外的事,例如發行、宣傳、找投資者,電影跳出了商業和明星效應,在歐洲導演的地位比明星高得多。在戰後的歐洲電影工業百花齊放,法國新浪潮導演尚盧高達、杜魯福、伊力盧馬,希維特等等,德國新浪潮導演法斯賓德、荷索,意大利新現實主義電影代表費里尼、羅塞里尼、狄西嘉、維斯康堤等等,而日本則有大島渚、敕使河原宏、成瀬巳喜男、深作欣二、小林正樹、木下惠介、市川崑、黑澤明。與荷里活衡抗,而且影響深遠。可惜的是現今歐洲和日本電影工業處於弱勢,荷里活坐大,但精彩作品卻是買少見少。

《萬千星輝綁架案》明顯借一宗共產黨編劇綁架電影明星案,諷刺當年的荷里活的光怪陸離,同時也嘲笑現今的懷舊文化,嘲笑影迷的膚淺,同時也滿足了觀眾對電影業背後的神祕一面。這些還是一貫高安兄弟的幽默風格,但與前作如《Burning After Reading》諷剌FBI和美國近代消費文化,《萬千星輝綁架案》收憸了很多。

img4

Ralph Fiennes的角色是否影射羅蘭士奧利花?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萬千星輝綁架案》—光怪陸離的舊荷里活

  1. Pingback: 2016年自選最愛電影—第11至20位 – Dracula's Castle 歌德古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