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里尼…想當年…

費里尼…想當年…amarcord02

文 歌德古堡

已有好幾年沒去電影節,今年電影節還是能選了幾部電影,大多都是舊片,首部就是意大利導演費里尼的《Amarcord》(想當年),也是我首部在大銀幕欣賞的費里尼作品,心情難免激動。

《想當年》中文名譯得準確,費里尼在想當年,是他本人半自傳式電影。故事發生在三十年代的意大利近亞得里得海的小村落,主角Titta正唸中學的年紀,與當時一般的意大利家庭無異,家中上有公公、婆婆,父母親,下有弟妹,三代同堂同住一間大屋裡,小康之家,不愁衣食,平日嘻嘻哈哈沒正經,已踏入青春期的Titta,開始對異性產生興趣,經常發少男白日夢。

成長在法西斯主義奉行的墨索里尼年代,費里尼《想當年》相對反映了不少他對當時社會的想法。主角Titta一眾學生參與歌頌墨索里尼活動,symbolic的巨型墨索里尼大頭畫像,場面七分滑稽三分諷剌,可想像到當年社會對墨索里尼的個人崇拜的狂熱,已超出常理。法西斯主義意大利下的社會,學校老師古肅保守,壓制個人創意,法西斯黨對性的態度更是壓制得很,片中Titta無時無刻對性的幻想,例如在戲院中與熟女調情,又幻想得到女同學的芳心,就是反映這些不合理的壓制。

後來Titta在煙店中被女店主玩弄,連帶費里尼過往作品裡出現的女人,如妻子Giulietta Masina、《露滴牡丹開》裡的Anita Ekberg,多多少少反映了費里尼對女性的看法,他鐘愛身型豐滿,甚至是肥胖女人,在費里尼電影裡更可以看到他不多不少對女人都帶點歧視,大多女性不是像母親般煩人,就是像Anita Ekberg的無腦尤物。然而當時法西斯黨本身的確將女性在社會裡限制在生孩子的角色,政策不鼓勵她們工作,將女性空間壓縮在家中湊孩子,母親身份受到尊重和讚揚,但只限人母,而在外職場的全是男人。在我眼中,由於這些根深柢固的影響,意大利男人對女性的態度帶著一絲無形的矛盾,兒子非常尊重母親,地位崇高,但認為女人大概只有生孩子功能,多少也會歧視未嫁或嫁不去的女子,也會視未婚有性行為的女子視為放盪。

雖然最後以母親去世為電影落幕,但不算太沉重,亦象徵男孩長大了。

《想當年》迷霧海邊令我想起了早年的諷剌喜劇《浪蕩兒》(I Vitelloni),而它講述男孩成長故事也是有同工異曲之妙。費里尼不少的電影以嘻笑怒罵方式反映了意大利社會,特別是中產的一群,於1973年上映的《想當年》也不例外,融合了早期誇張的喜劇元素及中期的幻想與混亂,諷剌社會的因子、男女在社會上的角色、三十年代意大利家庭生活的描述,也記錄了當年的大事(大船SS Rex處女起航),已推出過不少大作的費里尼的功力都處理得如魚得水。

是次國際電影節文化中心重映,最後加插了由Giuseppe Tornatore操刀剪接配樂的删除片段,很有心向費里尼致敬。

amarcord3

rvX3UaJN0acmLOPoxm7x7OUUsNCAmarcord-1973-00-05-141118full-amarcord-screenshotAmarcord_maggio_brancia_lanigro_ingrassia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