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利機長:迫降奇蹟》—不能計算的人性

Sully

《薩利機長:迫降奇蹟》

sully_xlg

文:歌德古堡

Sully這位人物沒有前作《American Sniper》的美軍和FBI局長胡佛J. Edgar這麼大的爭議性,與幾部前作一樣,故事交在Clint Eastwood手上,又成為一部出色的人物電影。

改編自真人真事—劇本改編自機長Chesley “Sully” Sullenberger與副機長Jeffrey Zaslow親自撰寫的傳記,記述2009年1月15日美航1549客機起飛6分鐘後被迫降在Hudson River事故。人們稱為”Miracle on the Hudson”,沒有水中降落的前例,全機155人全數生還。而電影中的主角機長Sully和副機長Jeff就是事件的關鍵人物。

電影主線前後圍繞主角Sully在事發後的人與事,在Clint Eastwood鏡頭裡,由外都內Sully都是英雄人物,就如他一貢風格,沒有歌頌他,而是反映在他擅長的人物刻畫和心理變化。《薩利機長:迫降奇蹟》畫面是出奇地平靜,反而顯出Sully在事發後的不安、災難後的不協調和自我懷疑。不用平舖直述的方式,剪接巧用在酒店裡的平靜、傳媒的喧鬧等等現實情況與前一天的災難穿插,突顯了他機上與地上的心理的巨大差異,Eastwood聰明的是,他回想災難片段,是一段段碎片,嘗試讓觀眾感受災後的disoriented的感覺,亦間接表達了劫後餘生主人翁嘗試回想短短那不足300秒機上救亡過程,顯示了他的自我懷疑。

初步電影模疑飛行計算結果不利,Sully與太太 (Laura Linney飾)通電話,我們就知道後果可以很嚴重,在美國沒有退休金又要供樓,生活會非常艱難,這個scene帶點神來之筆,是最直接刻畫了Sully的人性和不安。

全片高潮就在聽証會,Sully和Jeff出席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聽証會尤如面對一群野獸,在全機155人全數生還情況之下,聽証會委員批擊在水中降落的做法,是想在二人身上找錯處。其實查兩位機長的做法是否合妥,是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的工作,這點Sully都能理解,亦盡力讓他們了解這時的情況。

Sully強調的人性,與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聽証會上的模疑飛行計算,顯得後者紙上談兵、可笑和兒戲,的確Sully是經驗老到,但臨危不驚和飛機上各人緊守崗立的責任心才是飛機成功降落的核心原因吧,就算電腦如何精良也計算不到人的反應,也不能感受到實際的情況。

《薩利機長:迫降奇蹟》電影拍得一貫Clint Eastwood本土美國風格,劇本非常紮實流暢,對白精準,選角Tom Hanks同Aaron Eckhart非常恰當,一動一靜滿合拍的。同是也歌頌了美國本土核心價值—盡忠職守、負責任,亦要相信經驗,這些都是非常人性,是電腦不能計算的。

155不只是數字,而是一條條的人命。歌頌緊守崗立和真善美之餘,Eastwood選擇在911十五週年上映《薩利機長:迫降奇蹟》,算是一種安慰嗎? !

sully-movie-2016-tom-hanks

usp-00736rv2

Sully Movie Investigators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薩利機長:迫降奇蹟》—不能計算的人性

  1. Pingback: 2016年自選最愛電影—第11至20位 – Dracula's Castle 歌德古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