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莎翁—《浴血金鑾殿》

永恆莎翁—《浴血金鑾殿》

(The Tragedy of Macbeth)

jutnqkj8uyzknsv9vfmoano3nq6

適逢今年是大文豪莎士比亞逝世400年,全世界各地都有紀念活,例如劇戲、電影等等,我也在電影節看了不少的電影改編,1971年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的《浴血金鑾殿》便是其中一部。

波蘭斯基《浴血金鑾殿》(The Tragedy of Macbeth)上映當年評論兩極,有不少影評人批評過份暴力、賣弄血腥、肉體橫陳,更將莎翁的劇本改得血肉矇糊,但波蘭斯基何事正常過?不論是早年是情慾三角《水中刀》還是邪異的《魔鬼怪嬰》,他都是怪異的鬼才。

我想大部份人都讀過莎翁的《馬克白》(之前我也寫過讀後感),它簡短易明而警世,所以有大量戲劇改編,波蘭斯基改編莎劇,是怪的,他一向會自編自導自演,風格很難與傳統莎劇掛上勾。會改編《馬克白》,我猜想波蘭斯基是否借來發洩心中愛妻慘死在家中的悲痛壓抑和內疚。

預計他會大改劇本,但看過後覺得不算改得太多,重心依然緊貼原著精神—描述人性醜惡,貪婪,戀棧權力如何把人吞噬,亦源用不少原裝對白,主角馬克白改動比較大,他不少對白改為內心讀白,飾演馬克白夫婦Jon Finch和Francesca Annis都是一臉純真美麗,前者演得心靈脆弱,被自己的野心吞噬,在暗殺國王Duncan時的幻覺顯出他的猶疑,後者令我想起早期作品《冷血驚魂》裡嘉芙蓮丹露結合純真無邪和失心瘋的演釋。

波蘭斯基的《浴血金鑾殿》在畫面上處理得血腥、粗糙和邪異。先是古戰場的浴血之戰,而原著中的三個巫婆的場面改得更邪異,在密封山洞裡一看就滿滿是裸身的老巫婆,醜陋嶇形,眾老巫婆聲齊發說著預言一邊煲巫婆湯,教人迷失。在馬克白夫婦房中拍攝手法技巧,已有幾年後的怪房客的影子。在滿集賓客的晚宴上遇上自己殺死Banquo的鬼魂,是血淋淋的close up,又是一幕驚心動魄的不協調的畫面。劇中最為重要的三幕—由馬克白夫人如何勸馬克白去刺殺國王,真正下手到後來發現屍體後的一連串種種,當然波蘭斯基不會放過機會發揮,特地將馬克白拿刀的一幕拍得充滿幻覺的假象,馬克白夫婦事後洗去手上的血跡,讓觀眾了解二人的內心變化,同時為他們的下場伏線又能。《浴血金鑾殿》一直血腥下去,結尾馬克白被人內外夾擊,Macduff一劍斬下來,頭和身即時分家,過程清楚得見,血肉模糊。

原著馬克白死後故事完結,波蘭斯基特地加插一幕新國王Macduff在荒野中又像馬克白遇到老巫婆。權力把人吞噬是千古不變的定律—莎翁《馬克白》的告誡。

原著裡的馬克白:《被權慾吞噬的馬克白》

macbeth-polanski

macbeth13

macbeth

maxresdefault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