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30
818()

京都上洛
Arriving Kyoto

九時正從香港機場出發,於下午二時半到達關西空港,先在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買了三張京阪電車Sightseeing 2 Day Pass(後來才發現兩張已夠,因在大阪幾乎全在搭Osaka Subway),京阪本線的都能用,1200 JPY兩天十分化算。

戰國英雄織田信長大概是萬人擁護上洛,我這些現代庶民就乘巴士上洛吧,向北走一路見著大阪灣,未進京已十分興奮!從空港上洛絕對豐儉由人,可選JR或是南海電鐵,但巴士較夠舒適,行李安然放在巴士裡有專人處理,貴少少但應該比搭電車好玩吧。(沒記得應該是2500 JYP左右,一小時半也不算太貴吧),巴士站很近,就是國際線出境大堂旁就是,我搭的八號巴士,最遠能到出町柳駅前,我應在三条京阪下車,可是町柳駅前的車還未到票務員已劃了票,乘到終點的京都駅,再從京都駅轉乘京阪電車到袛園四条駅,預約的民宿就在出口旁,十分方便。錯有錯著我在四条大橋出口,沿著鴨川(不久前平成30年7月豪雨衝擊關西和北海道,現已退潮)步行到民宿,吹著涼風,沿途風景美不勝收,沿著鴨川旁的公園更有不少人在散步或是踏單車。首次上洛,已感自己喜愛這地方。

四条大橋 鴨川
Shijō Bridge, Kamo River

IMG_0545IMG_0547IMG_0554

從三条到步行到四条只需十多分鐘,京都的建築物不高,通常只有兩三層,道路都是四方規劃,一条二条三条四条五条六条等等去到九条,十分工整。延暦13年/西曆794年,桓武天皇遷都,從長岡京遷到平安京,在建京時,桓武天皇是彷照唐朝長安城和洛陽城規劃,以天皇御所為中心,朱雀大路為中間,分為左京右京,同時亦是「平安樂土」,參考陰陽道,四神相應,北方為玄武「船岡山」、東方為青龍「賀茂川」(鴨川的舊名)、南方為朱雀「巨椋池」和西方為白虎「山陽」、「山陰」二道,桓武天皇大費周章封殺怨靈的風水陣,主要是為了避開弟弟早良親王的怨靈。所以說京都有點遺唐風,也對,不過後來平安時代發展出自己的文化,早就蓋過了唐風。而上洛一詞就是來自平安京彷照洛陽城規劃,後來因洛陽一邊歌舞昇平,長安一邊因是濕地人跡罕至,京外人進入京都即上洛,而後來戰國時代不少大名畢生夢想就是上洛,成功上洛即表示統一天下之時指日可待。

當然現今京都是比一千年前的平安京為大,但其工整的道路不變,街道名也保留下來,找起路來亦十分容易又有親切感。

京都 ゲストハウス 楽座
RAKUZA

IMG_0740

這間是我住了三日兩夜的民宿,初看到它的照片,完全被它的戰前傳統和式建築吸引,即到它的官方網站訂房 ,Hotel.com只能預約到dormitory。

京都 ゲストハウス 楽座,位於四条鴨川旁,與購物區/市中心四条大道只是十多分鐘的腳程,附近多是民宿,民居和餐廳,靜中帶旺。根據介紹,RAKUZA已有九十年歷史,前身是茶屋(お茶屋,即是藝妓招待客人的地方),近年重修成民宿,古色古香。有單人房,和式雙人房,亦有可容納四人的和式大房。此外它有一間姐妹店叫ゲストハウス和楽庵(近平安神宮),據說其中一位老細是法國人,難怪網站有法文介紹,在我逗留的三日裡的住客亦有不少法國人。

 

我住的西式和室的雙人房(Western Double Room),房間古雅,公用地方,和式的客廳,樓梯等等,都是保留了傳統的日式設計,木地板踏上去還是會吱吱作響,打開房窗就見到日式庭園,風鈴偶然作響,清新怡人,最愛夜晚坐在地下天井旁飲著煎茶計劃明天的行程,或是與其他留宿客人談上兩句,相當寫意。

 

 

到達RAKUZA時已是五時,行程計劃中的想去的寺院和神社都已關門,但還是可以四週遊覽,隨意到兩條街後的拉面店醫肚,加一杯啤酒,完成簡單晚餐便步行到三条白壁町的Art Rock No.1看唱片,雖然趕到來已關門,還是在四条附近商店的遊覽一會才回到RAKUZA,早早便沖涼上床睡覺,明天正式開始遊覽千年古都。

近年都聽到不少人說日本人虛偽,這些我想多都是他們去日本店舖的體驗,但我覺得笑容滿面的招呼,是一門專業,亦好過黑面的對侍,然而今次關西之行又覺得他們也不是如外人所說虛偽,笑容很假如此,起碼我沒有感到他們不真心。第一晚祗園,職員都是面帶微笑的招呼,但絕對不是強擠出來的。在京都吃拉面時,店舖兩位拉面小師父對我與對後來進店的大陸人的面色,就知道其實關西人(或是京都人吧),可以是很熱情但你也先要熱情/禮貌對待他們,基本的面掛笑容吧,大大聲又要扮皇帝的,絕對會被他們暗中白眼的。

下午的鴨川

IMG_0744

黃昏的鴨川

IMG_0726

閱讀以京都為背景的小說,例如近年比名的有奇幻小說鴨川荷爾摩,或是古典文學平家物語和源氐物語,必是提起鴨川,鴨川似乎與京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香港有維多利亞港,巴黎有塞納河,而京都則有鴨川。鴨川舊名叫賀茂川,在平安時代是最東邊之地,因沼澤濕地不宜居住,有不少貧民眾居在此,古時已經經常泛濫。最常聽見到是到鴨川捉香魚,還有炎夏裡京都人都愛在鴨川玩水、寫生,或是秋天賞紅葉,春天賞櫻,貫穿京都市中心大部份的鴨川,生生不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