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30年 8月21日(水) Day 4

大阪
大坂城 Osaka Castle

喜愛看名城的我來到大阪沒有理由不去大坂城一看,認識大坂城當然是因為太閣記的關白豐臣秀吉,我不算特別沉迷日本戰國史但豐臣秀吉的確傳奇,出身連姓氏都沒有的農民之家,最後竟成為一人之下的天下人,如果德川比他早死,說不定就是豐臣幕府,日本的命運也可能從此改寫。

大阪城是豐臣秀吉在石山本願寺原此重建,由1583年開始到豐臣秀吉死前還在增建,據說大坂城城郭曾是日本最大的城郭,當然我們都知大坂夏之陣中,豐臣家被滅,豐臣秀賴與母親淀君在大坂內自盡,大坂城也化為灰燼,悲壯程度可比平源壇之浦之戰。後來第二代德川秀忠收為直轄城,由家老親自管理,把大坂城建得更大更宏偉,來墇顯德川幕府在關西的權力。

江戶時代沒期,第14代將軍德川家茂於征長之役進駐大坂城,竟久後病逝於大坂城裡,大坂城也再次化為灰燼,後來經過二戰和1930年重建天守和興建大阪城公園,大坂城可算是見證著不少日本國家大家。

大坂城 護城河, 外堀, 櫓

IMG_1004
Enter a caption

乾櫓

IMG_1006IMG_1009

IMG_1011

IMG_1014

城牆

IMG_1016IMG_1022IMG_1023IMG_1025IMG_1027IMG_1029IMG_1033

IMG_1037
不同二条城不同,經歷過戰火的名城如大坂城,當然少不了一些軍事設備。
IMG_1040
Enter a caption

多聞櫓

IMG_1042IMG_1045IMG_1048IMG_1051IMG_1052IMG_1054IMG_1055IMG_1056IMG_1058IMG_1062

IMG_1063

多聞櫓內部

IMG_1066IMG_1067IMG_1068IMG_1070IMG_1072

IMG_1074
Enter a caption

大坂城公園

IMG_1078IMG_1080IMG_1082

IMG_1084
踏上舊城牆才發現城牆十分高,而大坂城本身本勢也是比市中心高一些。
IMG_1087
Enter a caption

坤櫓跡

IMG_1090IMG_1092

IMG_1095

乾橹IMG_1099IMG_1102

IMG_1104

 

焔硝蔵

IMG_1108IMG_1116IMG_1125

桜門IMG_1133

IMG_1134
大坂城遊客比二条城更多。

IMG_1138

IMG_1140

桜門枡形の巨石IMG_1143

IMG_1148

大阪城天守閣

重建天守閣共八層,黑色頂層是根據豐臣時期重建,七層以下則是德川時間風格重建,算是混合設計吧。

IMG_1151IMG_1152IMG_1154IMG_1157

IMG_1163
Enter a caption

天守閣頂層景

天守閣的旅程就在頂層開始,由七樓開始到二樓,都擺滿文物古董,包括不同時期的畫像、鎧甲、太刀、屏風、書信等等。七樓中英圖文並茂,訴說豐臣秀吉的一生,就像讀過一次太閣記,五樓而人形和古畫重現大阪夏之陣。也算是了解多一點大阪的歷史。

IMG_1165IMG_1166IMG_1167

IMG_1169

豐國神社IMG_1171IMG_1179IMG_1180IMG_1184

IMG_1187

在豐國神社求了一支大吉籤,也遇上了的貓咪,是秀吉的轉世嗎?

IMG_1188

IMG_1192

內崛IMG_1195IMG_1197

IMG_1199
Enter a caption

梅林

IMG_1201

IMG_1203
在梅林也遇上一隻貓星人!

青屋門

IMG_1206

IMG_1210

大坂城不愧為三大名城,面蹟相當大,護城牆高,外內崛護城河廣闊,十分有霸氣,相比起二条城這些平城,大坂城戰國時代興建的平山城,地勢較高,是有真正防衛作用的名城。這些都二条比不上的。當然豐臣秀吉本尊故事為大坂城添上不少傳奇色彩。

Big Cat

IMG_1216

IMG_1215

星期二晚上到心齋橋附近的Live house Big Cat看Kamasi Washington的專場,總算走過大坂城的中心區,有點像香港的旺角區,名牌和街牌林臨,在場館附近有不少潮流店舖,也不少黑人眾集,可見日本人受黑人音樂影響不少!

用旺角區形容市中心其實有點不夠真切,因為總盡心齋橋人口是較為雜,但音樂口味也比香港好!經過賣衫的店舖都在放美式House音樂和爵士音樂,也不會有店舖間鬥大聲的情況出情,比行旺角舒服得多!

Kamasi Washington SUMMER SONIC EXTRA

IMG_1214

Big Cat比九展Music Zonz大點一點,full house而且氣氛十分好,觀眾都享受台上Kamasi Washington與他的樂隊的即興演奏,而且過半都是年青人,其實黑人音樂包括Jazz、Hip Hop早在日本紮根。今次關西之旅本來就因Kamasi Washington而來的,是後來才發展到去京都和奈良,絕對不枉此行。

兩小時六個樂手,每位都獨當一面,Band Leader / 色士風手 Kamasi Washington,個人即興演奏上來都相當有John Coltrane Bebop時期的影子,bass手Miles Mosley的solo部份,演釋他自家作品「Abraham」,另外還有鼓手Ronald Bruner Jr. 的即席solo環節。兩小時玩了七首歌曲,一行六人完全發揮Jazz即興精神,包括我十分喜愛的「Will You Sing」(相當gospel的曲目)、將李小龍「精武門」主題曲重新翻玩成jazz歌曲的「Fist of Fury」和由電子遊戲Street Fighter啟發的「Street Fighter Mas」「(沒錯,Kamasi Washington是一個啓學式功夫迷),充滿大都會氣息的Bossa Nova Jazz「The Rhythm Changes」,而收錄在one time art project「Harmony of Difference」EP的「Truth」更是完全改頭換面的improvisation,這兩小時耳朵十分忙碌,精彩又緊湊。

Kamasi Washington的唱片集各家Jazz於一家,Big Band、Bebop、Hardbop、Bossa Nova、Latin、Gospel,是Jazz的大溶爐。現場只有六人陣容則注重即興。而Kamasi Washington本人給我的印象還是相當Spiritual派,強調世界大同和自身黑人根源,最重要的是,Kamasi Washington與他的樂隊功架十足,單憑音樂已壓場。

Advertisements